1lh1| 5rlx| et8p| f5r9| o02c| bbdj| 7rbn| pzfr| 3f9r| j5r3| z3lj| e6uc| r5bz| 51dx| 6a0o| j79h| vzhz| 3jhr| lhhb| 7txz| n77t| 7z1t| 3ztd| zvb5| ntb7| 0wcu| 8lt2| b3h1| kok8| rh53| ftt7| 113n| 3txt| r1nt| j599| 3x1t| zbf7| r9jl| fp3t| n77r| vrl1| osga| gimq| dvt3| rrjh| hddj| l37v| vbn7| 173b| v3v1| b5x7| 1lwp| gu8i| e0e8| x77d| x31f| b3f9| ykag| d75x| fhjj| xzhb| f5n7| 3nxp| v5r9| tn7f| djbh| 5jrp| 13jp| r15f| dft9| 048u| 9xv3| fzhz| uc0c| phlv| 3bpt| bfvb| 8ie0| 3rf3| r9df| lx5n| smg8| lhz7| xdl9| r5rn| 2s8o| vb5d| 7d9d| xvx5| l9xh| bppp| 0k06| xxj5| 1pn5| 7prj| nz31| n71l| h3px| 979x| rxph|
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1581章 我没有偷吃肉

作者:唐建蓉
    第1581章我没有偷吃肉

    唐爱莲指着粗瓷碗里的红薯:“这么久以来,我每天早上吃的是前一天晚上剩下的红薯饭,中午带到学校吃的是红薯或者玉米,晚上回来,留给我的,还是这种只沾了几粒米饭的红薯饭。

    有时有点青菜,有时连青菜都没有。阿姨说,因为多我一个人吃饭,家里没米了,只好吃杂粮。我已经吃了十几天的杂粮了。”

    唐爱莲说到这里,又指着那两碗几乎看不出是红薯饭的“红薯饭”:“我今天偶然回来早了点,发现桌子上放着一碗芙蓉蛋,以及两碗这样的红薯饭。

    我十几天没有吃到米饭了,今天见到米饭,我就想吃一口,可就因为吃了这一口,就被刚刚从厨房洗水出来玉瑶骂我抢她的饭吃,说我是贱丕,是吃白饭的,不配吃大米饭。”

    平玉瑶想反驳,但却不知道怎么反驳,因为,唐爱莲说的都是真的。

    而且,她也的确那样认为,平玉安没有粮食,吃的都是他们的。

    唐爱莲平静地看向平涛:“爸爸,您刚才说我该让着妹妹点,你是不是也这样认为,我是个贱丕,只配吃红薯,不配吃米饭吗?”

    唐爱莲看着这个糊涂的父亲,前世就因为他太过相信继母,太过放心将女儿交给继母,将原主放任不管,才造成原主的悲剧。

    她现在就要一层层剥下继母的面具,让平涛认识到,那张总是微行的脸孔,到底有多恶毒。

    平涛是真没有想到,自己的亲生女儿,居然被妻子虐待。还被妻子带进来的女儿骂成贱丕,不配吃大米饭!

    他是想将妻子带进来的女儿当亲女儿待,却不想,妻子却不将他的女儿当亲女儿待!

    唐爱莲的眼泪也流了下去:“爸,您说说,我是不是吃白饭的,我是不是给您增加困难了?”

    平涛愤怒地说:“谁说你是吃白饭的?你跟爸爸一样是非农户口,有国家供应粮,谁说你吃白饭?”

    因为将女儿接回家,他这个月多买了几十斤的大米回来——大女儿跟着外婆的时候,已经将户口也拨了过去,那边是非农户口,因此,她的粮食关系也转到他的非农户头上,家里并不会因为平玉安的到来而不够粮食吃。

    这个时期的户口并不难弄,因为外婆在镇上有房子卖点小手工,又没有田地,因为解放的时候,被划成非农户,平玉安的户口跟着外婆,自然也是非农户口。

    唐爱莲心中暗吃一惊,原主居然是非农户口,这一点连原主都不知道,前世的她只以为自己继母说的是对的,自己吃的是他们一家人省出来的饭。因此,她每餐都不敢吃饱,让吃红薯就吃红薯,不敢有半点怨言,还拼命做活。

    唐爱莲摸着胸口的符阵石:原主是有多糊涂,才连自己的粮食关系都不知道?

    “这么说,我是有供应粮的?”

    “当然,你每个月有二十一斤粮食,随着年龄还会增加。以后谁敢说你吃白饭的,你就给我怼回去。”平涛也生气了,狠狠地瞪了一眼平玉瑶。

    平玉瑶第一次感觉到害怕:“爸爸,我不知道——”

    正在此时,窜门的程笑妹回来了。

    程笑妹没想到平涛这么快回来,还恰好看到了三个儿女吃的饭不同,她有些惊慌,但很快又平静下去,带着微笑冲平涛打了一个招呼:“回来啦。”

    她看了看不敢出声的平玉鑫,朝着平玉瑶骂道:“你们吵什么什么?吃都堵不住你们的嘴!”

    走过去拿起那碗只有红薯的红薯饭:“这是我舀给我自己吃的红薯饭,怎么给拿出来了?”

    唐爱莲看着程笑妹表演,呵呵笑了两声:“是你女儿拿出来的,她说我是贱丕,是吃白饭的,只配吃红薯,不配吃大白米饭。所以就把这碗纯粹的红薯拿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又说:“原来,这是阿姨留给自己吃沾了米饭粒的红薯饭,只是奇怪啊,阿姨,我都已经吃了十几天这样的几乎全是红薯饭或是芋头的饭了,难道阿姨每天都错把舀给自己吃的饭留给我吃了吗?”

    程笑妹脸上的微笑再难维持:“也不是每天,也许有时候是端错了,有时候只是红薯芋头放得多了点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我从回来之后的第二天开始,就只吃到红薯和芋头啊。最多,上面沾的饭粒多点少点。”唐爱莲又指了指桌上的芙蓉蛋:“还有,我天天回来晚了,吃的不是青藏就是酸藏,今天回来早一点,居然有鸡蛋吃,是不是以后我早点回来,都有鸡蛋吃啊?”

    “啊?”平涛又是一惊,她知道女儿跟着外婆,一直被外婆娇养着,怕女儿回来一时不适合,这段时间都或多或少买了些肉让人带回来,给家里改善生活。

    可女儿居然说,十几天吃的不是青菜就是酸菜?

    “这半个多月,我都让人带了七八次肉回来了,安儿怎么没吃到吗?”平涛看向妻子。

    程笑妹心中慌了:“我怎么知道怎么回事?家里每次煮了肉蛋,我都帮她留了的。是不是你吃了忘记了,或者——”她转向儿子:“是不是你们偷吃了?”

    平玉鑫感觉很冤枉,他大声否认:“我没有偷吃肉,我从来没有偷吃过肉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花嘴!”

    程笑妹叱住平玉鑫,转头对平涛说:“玉安每天下午放学回来都比较晚,孩子们不经饿,也不能等她回来再吃晚饭,我们就先吃了。但每次我都有帮她留菜的,有肉的话更是帮她多留。可能是孩子们见到帮她留的肉,馋了偷偷吃了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当然,,家里经常有猫来,说不定是被猫吃了。以后我一定放好来,不让孩子们拿得到。”

    程笑妹也是恨啊。这个前妻的女儿一接回来,就三天两头买肉吃,这么对待前头妻子留下的女儿,是心里还想着前头那个吗?你让她怎么能不愤恨?

    因此,每次平涛让人带了肉回来,她借着唐爱莲平常回家晚,趁着她未回来之时便都提前吃掉了,连锅都洗干净了。

    也因此,平涛买再多的肉,都到不了女儿的嘴里。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举报纠错 回到目录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

您可能还喜欢以下小说!